inky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深陷各种冷cp不定期产粮

“Rest in Peace”

出镜:inky
摄影:九柚

这个是得知老爷子去世那周周末急匆匆拿了基妹衣服然后急匆匆拽着九柚宝贝去拍的,现在才有空发出来。不管怎样,我相信斯坦李老爷子只是去另个世界讲故事了,他的故事才没这么轻易就结束

《洛基启示录》BY:【英】Joanna M Harris

星辰诺亚:

尤里 译


——————


第十二课 




奴隶会梦见什么?奴隶会梦见自己成了主人。


——《洛卡布雷那》




       梦是一条流经九界的河,所及之处甚至包括冥府和地狱。就连地狱里的生灵都能做梦——实际上,做梦正是他们所受的酷刑之一。从悲惨的生活中逃离,就算一两秒钟也好,忘记现实,飘然若飞,却只能像上钩的鱼一样被摇醒重返清醒的世界......


       是的,某种程度上,这样甚至比毫无救赎更加痛苦。那将醒未醒的一两秒钟里,一切都似乎有可能,甚至包括这样的可能性:过去的数天、数周或数月,也许都只不过是噩梦一场.......


       然后你就猛地醒了。回到现实。回到此时此刻。梦境只是稍纵即逝的幻觉。在这种情形下,你很可能丝毫不想再做梦了,拒绝再吞咽那卡在咽喉中的希望之刺。但我隐约有了主意。还称不上是计划——目前还不是。但逃脱的希望尚未完全抛弃我。


       耐人寻味的是那句试的措辞。“这个可怜的人似乎便是洛基。”并非他便“是”洛基,而是他“似乎”便是洛基。“似乎便是洛基”。这隐约产生了另一种可能性,即真正的洛基可能在别处。


       真这样就好了。我对自己说,如果我真能让它实现的话。但该怎么同时身在两地呢?梦就是唯一的答案。如果我能以某种方式从梦境中逃离,抛下我的肉身,也许就能重获自由。也许能重归于混沌,能从奥丁的报复中解脱。


       这样做无疑也极其冒险。梦是非常危险的元素,由危险的势力所管制。这里正是它的源头,其力量足以致命;这条河流中的野蛮幻想能摧毁人的心智。从另一方面来说,人人都会做梦,如果我能将自己与一个合适的做梦者联系在一起,也许就能达成这项看似不可能的任务,同时存在于两个地方。


       没错,我知道,我当时很天真,但也是走投无路,情愿冒着危及心智和生命的危险换取逃离的机会。于是我练习做梦;不再把它当作消磨时间的途径,而是顽强地、艰辛地做梦,就像一个罪犯用削尖的茶勺挖牢房地面,希望终有一天能挖出大到足以从中脱身的洞。


       梦分两种。一种完全将你吞没,另一种是明晰的梦,你在梦中依然很清楚自己正在不同世界之间穿行。我寻求的是这第二种,它需要大量练习,而且做梦者还必须全程冒着与深渊底部的生物发生冲突的危险,它们无不渴望诱惑毫无心机的做梦者上钩,然后将此人连精神带灵魂一起吞噬,唯留他的肉体在现实中走向死亡。这种事在中庭世界并不常见,但偶有发生。然而我现在正处于梦之境的源头,十有八九会碰上这类事。但我依然认为值得冒险。只要能让我从岩石上下来,远离西格恩和蛇老弟。


       所以我开始削尖我这把茶勺。老天啊,太艰难了。这里无疑没有日夜之分。我只在有条件时才能睡觉,而且睡得很少。一点一滴地,我开始了解了梦之河和浮游岛屿的风险和乐趣,有些岛屿只有肥皂泡那么大,有的则宽广如大陆。我学会探索那些岛屿,避开危险,触碰创造出它们的做梦者的精神。一点一滴地,我缩小了搜索范围,不停寻找符合理解的做梦者。


       此人必须有坚强的心智,但又不能强到足以抵挡我的影响,或试图反过来吞噬我。此人必须思想开放,富有想象力,不会受道德的过度约束。我试过了许多人选,选择无非是发现他们都有不合适之处,在漫长的寻找之后,我终于找到了完美的人选——或者应该说,那个做梦者找到了我。此人心智坚强,富于想象,回忆中充满熟悉的景象。实际上,我想那是一个与我同族的灵魂,梦中正上演着一幕幕我几乎耳熟能详的场景。


       那些梦境能使人产生感觉:它们令人感到慰藉,令人回想起本已差不多遗忘的感觉。梦见甜蜜、冰冷的水;梦见覆盖在脸上的手掌;梦见亚麻布床单;梦见树木的荫凉,梦见湿润土壤的草木的芳香。对永远处于恐惧、痛苦、饥渴和酸痛之中的我来说,这些梦能带我通往更甜蜜的世界,我狂喜地投入它们的怀抱。


       但随着时间流逝,我发现这些梦开始变得残暴。有时此人梦见火山岩浆如一道喷泉从混沌射入九界,它的觉醒带来万物的毁灭。还有的梦是一片灰烬从篝火中冉冉上升的旅程。梦见火焰,梦见浓烟,抽象地梦见混沌。梦见建筑燃烧,要塞在黄昏中倾覆,梦见彼此厮杀的人类、洞底族、岩巨人、冰巨人、诸神......


       起初,这些梦显得太过完美。梦中的残暴与我自己的残暴是如此相似,我察觉到这可能是陷阱。所以我小心翼翼地进入其中,慎重地避开梦境,偶尔添加一些属于我自己的细节,想看他是否会上钩。


       好吧,我用的代称是“他”。识别做梦者并不容易。梦具有极为复杂的结构,和预言一样难以分析解读。做梦者的身份尤难判明,因为他们往往以各种形态出现。我每次也都以不同的形态进入梦之境。今天是鹰,明天是猫,下次也许是青蛙或蜘蛛。起初我强迫自己不要前进得太快,缓慢探索做梦者的心象,以免流露出任何明显的交流意图,或逼他自曝身份。


       我必须承认,这么做很叫人沮丧。但我知道必须耐心。我已经为自己找到了最合适的形象——聪明,善于接受新知,富有想象,那份受压抑的暴力倾向也恰到好处,能使我们友好共处。我不想过分热心,以免吓到他(或她)。我对这个做梦者早已足够了解,他的思想和感觉,他的智慧,他的想象,我知道一切,唯独不知他是何许人。


       某天夜里,我发现自己不再只是旁观者。我终于超出潜意识的范围,与对方建立了联系。尽管我试图躲藏,这个未知的做梦者还是发现了我。


       那个梦莫名奇妙地令人感到安心:一片狭长而荒凉的夏日海滩,树木几乎长到了海陆边线,空气中弥漫着花和成熟果实的味道。


       在海滩尽头,一个小女孩正忙着搭建沙堡。难道她就是做梦者?我心下疑惑。


       我走得近了些。我扮作一个红发小男孩——我发现这个形态既实用又恰到好处地不引入警觉。


       小女孩似乎全神贯注地干着手上的活;我继续前进,同时依然留在梦的背景里,以免吸引注意。但那女孩看见我了。她的目光具有奇特的穿透力,我试图化身为梦的幻象以消除疑心,却发现自己不能变形。我被捉住了。


       小女孩看着我。“你是谁?”


   “谁也不是。无名之辈。”


   “说谎。我以前见过你。你难道不自报家门吗?”


       她一定是做梦者,我心道。但她和我一样处于心神明晰的状态,足以控制梦境的形态——包括鄙人在内,被困在小小的梦之岛上,随时都有可能因做梦者的醒来而消失在幻象的河川之中.......


       也许尽管我做了诸多预防措施,但仍然不够谨慎。我太过依赖伪装,相信自己无懈可击。而现在我被困现实与现实的罅隙里,无法变形,命运完全被面前这个我追求良久的黑暗心灵所左右,而无论此人真身是谁,都绝不可能是个小女孩。


    “你是谁?”我问道,争一秒是一秒。


    “海伊迪。”小女孩说,“你看见我的沙堡了吗?”


       我望向她身后的沙滩。太阳西沉,落日的光芒突然变得十分不祥。在它的照耀下,沙堡看上去比之前更大,在那一瞬间我发现它很像阿斯加德。


       我走到更近处观察。没错,那里是奥丁的宫殿、城墙、城垛、桥梁、搭桥、大门,还有我的住处,西格恩的家,伊瞳的花园,芙蕾雅的闺房,全都煞费苦心地以傻子雕刻,还有一座从墙向外挑出的彩虹桥。


       海潮倏然转向。不久前还如此清新芬芳的海风此刻突然散发淤泥和海藻的味道。在落日余晖中,海浪的浪尖变得血一般通红。


       我再次试图化作幻象。我对这场梦有不好的预感,那鲜血般的光线,海潮转向,以沙子堆建的阿斯加德。但我再一次发现自己无力变身。做梦者的意志比我更强大。


       我望向天空。它已成了紫色。波浪已经触到了沙堡外墙。沙做的桥几乎瞬间崩塌,城垛也许还能撑上片刻。


    “我总是最爱这一幕。”海伊迪用明朗的声音说,“就这么亲眼看着它分崩离析。你没有同感吗?看着海水一点点将它分解,直到它无影无踪。”


       我无言颔首。无论她是何人,这话说得都不错。


    “当然了,那些东西本来就不能长久。”海伊迪继续以恍惚的声音说,“秩序和混沌就像潮起潮落。抵抗它们也只是徒劳。”她看向我。“我知道你是谁。你是洛基,恶作剧之神。”


       我点头道:“没错,而你则是海伊迪,他们又称你为古尔薇格。女巫古尔薇格。如尼符文大师。狡猾,贪婪,报复心重。顺便说一句,我很中意你——那些都是我最爱的性格特质。”


       她向我露出狡黠的笑容。在这小女孩的外形之下,她的性格十分复杂,令人烦心,同时也令人动心。我们就承认了吧,只是恶魔才能如此挑人心弦。


    “我也听说过许多你的故事。”她说,“你聪明,无情,自我中心,自恋,不忠不义.......”


       我耸耸肩。我想她让我无言以对。


    “我一直都很想见你。”我说,“但你不是个寻常女人,无法轻易得以一览芳容。”


       古尔薇格笑了。“我一直在等待合适的时机。”


       有意思。“为什么?”我问。


    “我想和你做笔买卖。”


       买卖。你也应该知道此时我早已认识到阅读合同细则的重要性了。但被囚禁在下界的岩石之上过了一段暗无天日的生活之后,我已经没多少讨价还价的余地。我想起预言者之书,便说:“有关这笔买卖。它是否涉及以下几项内容:助我逃出生天,安排我做大军的首领,让我像海潮摧毁沙堡一样摧毁阿斯加德?”


    “差不多吧。”古尔薇格说。


       我说:“成交。”



这个东西超难吃:

【复联三严重剧透】
I assure you,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我眼里的洛基:这是他无悔的选择。








































(究竟要多少个点...)
「洛基」
我感觉这一次洛基绝对是彻彻底底的凉。
首先他真的是在拼命,这不是智商下线,不是崩坏,谁都会有走投无路的时候。下面几点算是我对于洛基这段剧情的猜测吧


①诚然他是诡计之神,但他有预谋的时间吗?灭霸的飞船出现的时候他在干嘛?
他在和他哥哥谈论怎么解决地球的人讨厌他这件事,他在想未来,或许烦恼但终归美好的未来。
这一切来得猝不及防,他没有时间,这是第一点。


②他见识过灭霸的能力,宝石的能力。从卡魔拉姐妹尤其是星云的经历,以及复联一洛基刚出现时的状态就完全可以猜想出他的坠桥后的经历的恐怖。
回忆中的阴影,被折磨的痛苦回涌而上的惊慌和绝望,我相信全船没有一个人能够体会得到,这时候就算身为诡计之神的他说无计可施,我也无法埋怨他任何一点。


③为什么要和灭霸正面肛?
从MCU电影的改编看来,洛基并不是全职法师,甚至应该说,比起斯特兰奇,他才更是个二流法师,因为在他身上,电影几乎只保留了幻术高超的特点。
画重点,只有幻术。
或许和阿斯嘉德尚武有关,洛基更多的是近战,靠敏捷和狡猾取胜,而幻术及诡计,则成为了辅助,这点可以从他以往的所有战斗经历中看出来,除了使用宝石力量以外,全都是物理攻击。
所以不要怪他,“使出你的魔法啊!你是法师啊!为什么要正面跟他打!”
因为他是幻术系啊,他更擅长的应该是逃跑。


④如果洛基是幻术系,为什么不使用他的幻术?
请大家记住,黑曜五将,五个有两个是精神控制的高手,虽然这次没有超巨星,但有一个乌木喉在场。即使是斯特兰奇这样的战斗型法师也要被他吊打,你还期望一个幻术系孩子能做什么?用幻术的话,他骗都不会骗过他们的。


⑤宇宙魔方在手,为什么不用它攻击灭霸?
不是他不用,是用不了。宝石不是拿在手上就能用的,这点看无限手套就知道了,矮人王也说过,灭霸需要能够掌控住六颗原石的武器,而复联一里心灵宝石要镶嵌在权杖上使用,宇宙魔方需要启动装置(美队一里红骷髅也是借用机器间接利用宇宙魔方的力量)还有罗南用来装置力量宝石的武器,斯特兰奇用来藏着时间宝石的阿戈摩托之眼。液态的以太的确有些特殊,但就像雷神2里播的一样,就算以太在简的身体里,她也完全无法使用。
至于徒手强行使用,参考美队一红骷髅,以及银护一里徒手握宝石的女仆及银护众人。
因此,面对灭霸,即使是拥有宇宙魔方的洛基,除了藏好它,没有别的能做。


⑥反水小王子为什么不先保命?
他知道他保不了。纽约进攻的失败让灭霸损失了两个宝石,战败的洛基还被带走囚禁。灭霸向来不喜欢弱者,也不喜欢损失,何况对他许诺的是阳奉阴违的诡计之神?
灭霸在洛基身上看到的利用价值太少了,这点洛基比谁都清楚。
加之,瓦尔基里,科格,米克等一半阿斯嘉德人离开了,那意味着余下的就是要抹杀的人了。
海姆达尔死了,浩克输了,哥哥的性命也捏在他们手上,如果洛基这时候不站出来冒一次险,他们就连冒险的机会也没有了。
于是他只能假装,不是希望他们相信自己的忠诚,而是希望他们相信自己真的会为了苟且偷生向他们求饶,就像他们原本就很鄙夷的洛基的形象那样。
如果他成功了,他和哥哥都有机会活下来,如果他失败了,也就是死,如同他不冒险的结果那样。


⑦为什么不插心脏去插这么远的脖子?
这个我的想法是...灭霸皮糙肉厚如此...真的只有脖子看起来像是小刀攻击能造成致命伤的。大脑...他够不着...


⑧我为什么说洛基真的凉透了?
这和我之前看KSM2有关,KSM2加拉哈德吐便当,而梅林死了。这本来不会发生,然而因为试映会观众的反应,导演意识到了“复生”的情节玩太多次,死亡就失去了意义,没有了它的沉重感。因为不想被质疑“玩梗”,所以下了真的杀手。
同理洛基,“复生”的情节在他身上已经上演过两次了,加上他是幻术高手,是诡计之神,是倍受粉丝喜爱的小王子,大部分人都会认为“他死不了的啦,一会儿就起来捅你了”
正因为如此,他的死亡才会是最大的意外,第一个巨大的爆点,同时这也将作为终战最沉重的开幕:再不是开玩笑了。
以及灭霸说的那句话:这次没有复生了。
他知晓他的技俩。

霜冬夫夫xxx

时隔差不多一年的更新😂证明下我还活着,如果有空的话可能大概开个长篇吧xx

距离上次魔法失误意外将巴基变成7岁孩子已经过了几周,两人也逐渐习惯。洛基看着坐在自己面前抿嘴,瞪着一双灰蓝色看着自己的孩子,开始怀疑魔法是不是也让巴基的心智回到七岁了。
“别这么看着我,儿子。这已经是你这个月第十块李子蛋糕了。”
“只是十块!”
“今天才三号亲爱的。”
洛基看着瞬间焉下去的巴基,头低下去眼睛乱瞄,像极了一只做错事心虚的猫。洛基没忍住伸手揉乱了猫的发型。
“你不能阻止一个还在成长的孩子获取他的营养…”
“是的,但我现在只是在阻止一个小胖子成为一个大胖子。”
很显然我们的巴基喵在抗议的时候,完全忘记了邪神最厉害的除了他的恶作剧外,还有他的银舌头,一句话就把他反驳的哑口无言。
  

【TSN】《残垣之歌》读后感和我超爱aroceu

胃之星:

剧透慎入。这篇真的非常棒,强烈推荐看!不看损失一个亿!


原文地址


译文地址




.


.


.


.


.


.


.


.


.




***剧透的分界线***




这篇文在一个典型的题材里,演出了非常别致的变奏。


开始时阅读感受绝对是支离破碎的,只是不停重复、重新构建的碎片对话,仿佛Eduardo在不停设想Mark和他可能会有的对话,他心存怨气,这样设想如何拒绝对方的场景,完全情有可原。


这段重复让人感觉很糟,但就在你几乎认定这是篇破碎的独白的时候,剧情从Eduardo误机开始猛然连贯起来,从Eduardo误机,到Mark去接他,到他们争吵但是Mark吻了他,然后Eduardo留了下来他们开始共同生活,整段流利异常。


复合水到渠成,Eduardo从没去新加坡,他甚至带着没拆的行李和Mark住到一起。只是顺理成章的恋爱里夹杂着几句不连贯的回音,暗示有其它事发生而事实并非如此。






因为一开始就看了开头的死亡警告的话,之后接连的示意直到揭明Eduardo死亡并不完全出乎意料。当然由于这篇文是Eduardo的视角,开始读者可能以为死的是Mark,但是很快也会明白过来。


用Eduardo的视角是最妙的设计。第一遍粗略地看的时候,我以为整个故事是Eduardo的临终幻觉,因为文里确实写了:





他们说你眼前会闪过自己的一生当你





就仿佛整个他们互相憎恨,互相不说话,互相试探但是因为一个偶然而走回一起,碰触和吻了对方的故事是Eduardo在濒死一刻的想象,他一直怀有隐约的想象,他可能甚至不知道自己想要爱Mark,在他们关系破裂前他们只是朋友,而破裂后他们俩都没能有勇气伸出手,于是所有的遗憾在临死时猛然绽放出幻想。






直到第二次仔细看才猛然发现这不是Eduardo的梦境,而是Mark的梦境。Mark幻想着如果Eduardo幻想着他们复合会是怎样,于是前文所有莫名其妙的线索立刻有了理由。


在Eduardo死后,Mark开始想象一个虚假的世界,他没有从自己的角度想,而是站到Eduardo的立场想了起来。


Eduardo会怎样避开他,怎样视而不见,怎样拒绝他,怎样不得不注意他,最后而如果Mark在签署协议后挽留他,他会怎样错过那班必死的航班,而Mark就可以修正从前的错误,在雨中去接他,在雨中和他争吵但是这一次Mark终于有勇气在雨中吻他——






破碎重复的开头部分立刻有了解释:Mark在尝试,就像反复调试代码。他从没想过Eduardo会想什么,这是第一次,他强迫自己去想,Wardo会怎么想,于是他反复地尝试,反复地推翻自己。


Wardo会对他说话;Wardo不会对他说话。


Wardo会同意谈谈;不,Wardo不会和他谈。


Wardo去参加股东大会;Wardo从没去过股东大会。


Wardo接受了他;Wardo不会接受他。


他在推演一个“Wardo会做的事”的过程的同时也在修正自己可能的举动,Mark要怎么应对Eduardo,Mark要怎样伸出手,Mark要怎么才能把一个离开后他才知道自己爱着的人留下来。


之所以从误机开始,剧情变得顺畅,是因为Mark成功推演过了这个转折点,他成功自我说服了自己,他可以把Eduardo留下来,Eduardo不会去搭那班飞机。


于是Mark立刻知道接下来的发展了。他很难想象他们怎样和好,但是他完全明白他们会怎样相爱。他一定想象过无数次他们本可以怎么生活,他想象Eduardo会想象他们怎么生活,只要他们回到一起,而他们将完满地生活下去。






从发现所有一切是Mark在幻想Eduardo的幻想我就……一方死亡而另一方出现幻觉的设定很常见,而这篇的机关就在这里,用各种错误暗示让你以为故事是这样,然后猛然顿悟真相截然相反,于是前文所有暗针都浮了出来。


有很多Eduardo自问和自我矛盾的句子:





你想念他吗?你希望他想念你吗?




你很少想起他。你压根不会想起他。





Mark已经无从知晓,因此他反复问自己,Eduardo想他吗,Eduardo是从大学就爱上了他还是从没爱过他,这些部分重读都锥心刺骨。当他乐观的时候,他认为Eduardo爱他且早就原谅了他,相反的时候,他会让那个虚假的Eduardo说自己从未爱Mark并且不可能原谅他。






而这些幻觉的剧情里夹杂着真实,特别是最后一段。Mark带着Eduardo回到自己家,他对自己的家人极其生硬,而其他人在试图把他从幻觉里拉出来。这里还有对Mark参加了Eduardo葬礼的暗示,现实在打断Mark的虚拟世界,所有人在尝试把他拉出来,甚至他幻想中的Eduardo也在这么做,但是Mark说:





“我,我想要,我需要你在这儿。”他说。





他在央求自己的幻觉留下来。他的幻觉已经发展得太过真实,就像写一本书,作者过于投入而主角有了自我,Mark也把太多细节注入了他想象出的Eduardo,于是Eduardo自然而然地行动起来,Mark甚至要问他:“你会原谅我吗?”


Eduardo会原谅他吗?这个最重要的问题,Mark在经历了无数次肯定否定推断以后,也无法得出判断。


如果是否定,Mark也许会就此从幻觉里醒过来;而如果是肯定,他则会沉溺下去。






我倾向于Mark最后完全拒绝了离开幻觉,而和这个他想象的Eduardo生活下去的结局,因为:



你不在他的梦境里。他在办公,在大楼的最底层。他住在他房子的最底层(他所有的房子)。他的双脚坚坚实实踏在地面。外面下着雨。你在那儿。你们在沙发上像青少年一样热情地亲吻。你把膝盖塞进他的双膝,恰到好处,完美无缺。你已经原谅了他。你已经原谅了他。





于是最后是:



他穿过街道。你牵着他的手。他没有转过脸亲吻你。你当他转身时吻上了他。他坐进他的车里。副驾驶的门没有打开。你打开门坐在他旁边。他说了些什么。你笑了。他开车。一路上寂若无人。现在下着雨。





我觉得这是很圆满的结局了。当然这是篇变幻不定的文,像Mark有无数种设想一样,每个人也会有自己的解读。






***


最后我真的超喜欢aroceu!jibrailis毫无疑问是我第一喜欢的TSN作者,aroceu紧随其后,很巧她俩都是无差(都写了em和me,aroceu有几篇包括这个都是无差)


而且aroceu至今都在坚持写,简直感天动地。喜欢她就去AO3给她点kudos吧!冷圈作者更需要爱的抱抱><(我也,真的需要大家保护我,我从来没有这么苦又这么努力生产过)


有好几篇都超喜欢在这里就推荐一个无差吧:


That Nothing Can Tear翻译1 2


这篇灵魂伴侣纹身也非常锥心地妙。另外LFT和SY也有好几篇翻译,大家估计都看过了。






就这样!这篇让我哭了很久我就是抒发抒发!


虽然我最近更新缓慢但真是忙忙忙而且有点不在状态我这就去写点什么,我没有跳船!请也不要跳船!我还有一吨糖没有造出来!



霜冬夫夫x

特别短小的段子😂有可能写成短篇?
———————————————————————————
我是他们眼中的邪神。我曾说过无数慌也做过许多不可饶恕的事。唯独对你,我说了真话。
“我爱你。”
“别玩了,洛基。”
你看啊,这次我说了真话,可是连你也不信了。

霜冬夫夫x

大概是基妹原本想用魔法让巴基恢复记忆,却意外的让他回到七岁并且失去了他七岁之后的记忆x于是没办法只能养着了【buni】考试前胡乱码的,逻辑什么的无视来自一只还没放假的学生狗的怨念😂
————————————————————————————
我在等一个人。我不记得我是什么时候开始,我只知道我在等一个人。我等了很久很久。
他有一头乌黑的发,微卷的垂在肩头。他有一双绿色的眼睛,闪烁着戏谑。他热衷于恶作剧,经常大笑着看着被捉弄的人气急败坏的样子。可是他并不像他表面那样开心,我看到的他,是一个孤独的渴望被认可的人。娜塔莎曾说我们同样孤独,也许就是这点让我们彼此吸引,最终就像飞蛾扑火一样,让人义无反顾。
他很别扭,安慰人常常带着一番嘲讽,有时候甚至让人气的跳脚,比如说对托尔,他一直乐于这么做。他热衷于阅读诗歌戏剧,尽管他嘴里一直在抱怨着中庭的一切,但手中始终没放下他的书。
他有着让人不易发觉的温柔,但是史蒂夫他们似乎都没发现。他会在我看书睡着时给我盖上毯子, 有时候还会揉乱我的头发,不过我想他并不知道那时候我醒着。他会在我做恶梦醒来的时候搂着我,一边说着我胆小一边给我讲着他自己的故事,直到我再次睡着。
他很混蛋,经常藏起我的甜点。他也很好,虽然每次安慰我的方式都特别奇怪。我喜欢他。
可是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我听见过贾维斯跟托尼说着什么魔法让我的记忆丢失回到童年,后面的我没听清,因为史蒂夫跟托尔回来了,不过他们脸色不太好。史蒂夫蹲下来摸了摸我的头,托尔看向我的眼神复杂。
出事了,他们想瞒着我。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我问史蒂夫,洛基去那儿了?史蒂夫看着我说,你会见到他,他最近有事离开了。这不是真话,我盯着史蒂夫了一会。我知道他说谎的时候手会不自觉握紧。,我选择了接受这谎言。因为在前一天晚上我梦到了洛基。他告诉我他将要离开我,他说我要好好活下去。在梦里,我见到红色的月亮,我看到赤色的天空。我问洛基这是那儿?地狱。他说。我们还会见面。他又跟往常一样揉乱了头发,然后化成光点消失了,就像夜空中的萤火虫。
洛基说我们会再见面,我觉得还是我去找他更靠谱。
可是地狱在那?
我在等一个人,我不记得等了多久,我等他直至我的终焉。我曾想过那句“我们还会再见”是不是只是邪神众多谎言中的又一个。是的我知道了他是邪神,从托尔找到了解除洛基的魔法后,我的记忆与我的年龄也都回到了正常。我一如既往的,跟着复仇者们偶尔出出任务,看着他们打打闹闹过着还算平静的生活。只是在每个夜空下,望着星星飘过天空,我总会想起那个乌发绿眸的邪神,以及他说的我们还会再见。
我不记得过了多久,我迎来了死亡,看到了他。
在一片爆炸声与火海中,他环着手臂,眉眼如初。
“你真慢,小胖子。”

霜冬夫夫的日常x

第一次在lof发段子如果发现ooc请捉虫x逻辑啥的请无视,我单纯为了撒糖写的【捂脸】感觉写的渣死【望天】
——————————————————
今天的巴基很郁闷。
他一早上起来就发现自己变得非常不对劲。床好像变大了,桌子好像变高了,自己好像变矮了。等等,似乎不是变矮了,而是变小了?
巴基松了一口气,不是变矮就好。
就好……
好?
“洛基你他妈的给我起来!!!!”
巴基很郁闷。而导致他郁闷的罪魁祸首在一旁笑得停不下来。
“行了,洛基。你这样我都怕你笑死了。”
“哈哈哈哈哈哈居然变成孩子了哈哈哈哈哈”
巴基忍了忍。很好,忍不住。果断伸手掐上洛基的脸。
“你他妈别笑了,还有把那奶瓶收回去!我只是变小我心智还正常!快想想怎么把我变回去!”
“hey儿子,别这么暴躁。”洛基摸了摸巴基的头。
“去你妈的谁是你儿子?!”
“是是是你不是我儿子,你是我儿子的妈。”
巴基表示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哦不对,是神。
今天的巴基也很郁闷。

【aph视频推荐】坎特雷拉系列

咸鱼七的日常:

#b站坎特雷拉推荐#
#摸胸神曲#
雪兔组 av3833390
亲子分 av3820705
郁金香兄妹 av669665
花夫妇 av4692757
雪兔组 av2087084
花啾组 av4080671
雪兔组 av481122
极东组 av2577523
极东组 av3772490
中华兄妹 av4676241
亲子分 4242227
中华兄妹 2643154